熱門標簽

首頁金融正文

撫順銀行去年增收不增利 行長“掛印而去”

作者:王仲琦 馮櫻子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7-22 09:23:48

摘要:撫順銀行年報顯示,去年該行實現營業收入18.65億元,同比增長15.26%,但凈利潤同比下滑28.09%至5.41億元。值得一提的是,該行去年資產減值損失高達4.94億元,同比暴增近30倍。

撫順銀行去年增收不增利 行長“掛印而去”

華夏時報(www.rrtcnu.icu)記者 王仲琦 馮櫻子 北京報道

延遲了一個多月后,撫順銀行終于在近日發布了2018年度報告。年報顯示,去年該行實現營業收入18.65億元,同比增長15.26%,但凈利潤同比下滑28.09%至5.41億元。值得一提的是,該行去年資產減值損失高達4.94億元,同比暴增近30倍。這是該行去年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

不僅如此,撫順銀行近兩年連續保持增長的營業收入在今年一季度出現明顯下滑。該行2019年一季報披露,今年前三個月實現營業收入3.49億元,同比下降24.62%。

此外,去年年末,撫順銀行原行長趙欣洪由于身體原因辭去該行行長工作,撫順銀行的副行長孫忠田代為行使行長職責。

接連遭遇營利下滑和行長離職的撫順銀行能夠完成“二次創業”目標嗎?撫順銀行官網顯示,該行在2015年曾提出了“二次創業”的戰略目標,通過走差異化、特色化、市場化、品牌化、國際化的道路,融入資本市場,力爭實現上市目標。在2018年度報告中,該行董事長畢國軍繼續強調說:“2019年撫順銀行繼續推進撫順銀行改革發展,向‘品牌銀行、上市銀行’目標不斷前行。”

顯然,根據撫順銀行目前的經營狀況,實現“二次創業”目標仍任重道遠。

針對上述問題,《華夏時報》記者致電撫順銀行并給該行發去采訪函,但記者一直沒有收到回復。該行辦公室工作人員對本報記者說:“相關情況以年報披露的信息和數據為準。”

撫順銀行前身是撫順市商業銀行,2011年6月更名為撫順銀行。截至2018年末,撫順銀行設有4家分行、6家管理支行、20個總行部門、76家營業網點,在崗員工1538人。

回看撫順銀行的發展歷史,可以說是典型的起點低、底子薄。據該行官網介紹,2008年,撫順市商業銀行資產總額僅有74.6億元,資本充足率最低時僅為2.4%,各項存款68.3億元,各項貸款37.4億元,貸款不良率6.8%,凈利潤僅37萬元,資產利潤率0.01%,背負了12億元歷史包袱和1.8億元虧損,監管指標排名全國最后,被監管機構重點監管,虧損嚴重,瀕臨退市。

2009年初,畢國軍就任撫順市商業銀行董事長、行長、黨委書記。新一屆領導班子組建后,對撫順市商業銀行進行了改革與創新,提出了“三步走”發展戰略:從2009年開始用三年時間,實現各項指標翻一番,更名撫順銀行;用三年時間,各項指標再翻一番,實現跨區域經營;再用三年時間,實現品牌銀行、上市銀行目標。

2015年,面對經濟新常態以及利率市場化的挑戰,畢國軍提出“二次創業”的戰略目標,通過走差異化、特色化、市場化、品牌化、國際化的道路,融入資本市場,力爭實現上市目標。

然而,撫順銀行的“二次創業”不會一帆風順,謀求上市也面臨諸多挑戰。

年報顯示,撫順銀行去年總資產為662.07億元,同比增加0.27億元,增幅為0.04%。負債總額略有下降,為611.8億元,同比減少3.29億元,下降0.53%。進入2019年,該行資產和負債繼續保持上升。截至今年一季末,該行資產總額688.31億元,較年初增加26.24億元,負債總額637.82億元,較年初增加26.02億元。

去年,該行實現營業收入18.65億元,較2017年的16.18億元增長了15.26%。從收入結構看,撫順銀行去年利息凈收入10.46億元,雖然高于2016年和2017年,但占營業收入比例為56.08%,低于2016年和2017年的66.16%和57.69%。而同期對營收增長貢獻較大的投資收益為7.54億元,不但自2016年以來連續兩年增長,而且占營收的比例也從2016年的31.13%上升至2018年40.45%。

在營業支出方面,撫順銀行去年大幅壓縮業務及管理費用,較2017年減少1.47億元至4.57億元。但資產減值損失出現驟升,達到4.94億元,是2017年的29.06倍。受此影響,撫順銀行去年營業支出大幅上升至9.8億元,同比增加3.36億元,漲幅52.17%。

由此可見,雖然撫順銀行去年營業收入實現兩位數,但在營業支出增長的拖累下,去年凈利潤僅為5.4億元,下滑28.09%。具體來說,去年該行資產減值損失的暴增是凈利潤下滑的主要原因。

事實上,撫順銀行需要解決的問題不僅僅來自營收方面。該行在年報中也直言其面臨的困難和挑戰:部分企業貸款逾期、不良逐漸顯現,解決難度不斷加大;同業競爭加劇,存款上升進度跟不上貸款的需求增加速度,制約了貸款投放,優質項目資源有限,在優質貸款項目的競爭中,沒有價格優勢;利率市場化導致存款成本不斷增加,現存款付息率已達到近年來最高水平,存貸利差進一步收窄,嚴重影響利息收入的增長。

根據該行當初提出的“三步走”發展戰略,撫順銀行應該在2017年就實現上市目標,不過該行在2017年報中坦言:“2017年我行的經營工作克服多方面的壓力,完成了既定的目標,取得了一些成績,但與建設上市銀行目標還存在一定的差距。”

值得一提的是,正當撫順銀行“二次創業”處于攻堅克難的關鍵時期,該行行長趙欣洪提出辭去行長職務。公開信息顯示,2017年8月,該行聘任擔任多年常務副行長的趙欣洪出任行長一職。2018年2月,趙欣洪的任職資格在得到遼寧監管局核準。2018年11月,趙欣洪因身體原因辭去行長一職,距離其正式上任還不到一年。

今年4月,撫順銀行發布公告面向全國公開招聘總行行長,對于下一任行長的人選,撫順銀行表示需要是現任的全國性商業銀行(含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和外資銀行)市級分行行長、城市商業銀行總行行長或副行長、農村信用社等銀行業金融機構相應職級,除此之外,應聘撫順銀行行長還需要有金融工作從業六年以上或相關經濟工作十年的經驗。

其實,這是該行時隔10年之后再度公開招聘總行長。該行官網顯示,早在2008年,撫順市委、市政府就面向全國招聘行長,當時原吉林市商業銀行董事長、行長畢國軍脫穎而出,于2009年初就任撫順市商業銀行(即撫順銀行前身)董事長、行長等職務。

責任編輯:馮櫻子 主編:冉學東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
云南11选5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