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

首頁宏觀正文

國常會“六穩”重頭戲:降準釋放近萬億資金,會有降息嗎?

作者:張智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9-06 23:32:50

摘要:國常會要求今年限額內專項債要在10月底前全部撥付到項目上,形成實物工作量;而且要求提前下達額度的專項債資金,重點用于鐵路、軌交、電網等基礎設施,穩增長意圖明顯。

國常會“六穩”重頭戲:降準釋放近萬億資金,會有降息嗎?

華夏時報(www.rrtcnu.icu)記者 張智 北京報道

降準來的如此之快。9月4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下稱“國常會”),其中“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政策工具”的提法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而話音未落,兩天后,央行便宣布2019年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

除此之外,為促進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

事實上,此次國常會的口吻相較7月底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已略有不同。

中央政治局會議此前指出,“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風險挑戰,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但本次國常會則指出“當前外部環境更趨復雜嚴峻”,“要增強緊迫感”。同時還強調,“把做好‘六穩’工作放在更加突出位置”,這和之前單獨提及“全面做好‘六穩’工作”,口徑上也有了一定區別。

“一季度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結構性去杠桿’,去掉了‘六穩’的表述;二季度中央政治局會議重提‘六穩’,但位置大幅后移,放在‘有效應對經貿摩擦’后面;現在則稱‘放在更加突出位置’,意味著政策重心重回穩增長。”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分析師王靜文對此表示。

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此次國常會呼應了8月31日金穩委會議所提到的“加大宏觀經濟政策的逆周期調節力度”等要求,而提到的“普遍降準”更是配合的舉措之一。同時,國常會要求今年限額內專項債要在10月底前全部撥付到項目上,形成實物工作量;而且要求提前下達額度的專項債資金,重點用于鐵路、軌交、電網等基礎設施,穩增長意圖明顯。

降準釋放9000億資金

在國常會釋放“普遍降準”信號之后,9月5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決定于2019年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對此表示,此次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其中全面降準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的法定準備金率為6%,是金融機構中最低的,已處于較低水平,因此此次全面降準不包含這三類金融機構。

降準是否意味著穩健貨幣政策取向發生改變?

上述負責人表示,此次降準與9月中旬稅期形成對沖,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仍將保持基本穩定,而且定向降準分兩次實施,也有利于穩妥有序釋放資金。因此,此次降準并非大水漫灌,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此次降準對于支持實體經濟的利好是顯而易見的。據了解,此次降準釋放資金約9000億元,有效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資金來源,還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通過銀行傳導可以降低貸款實際利率。定向降準則是完善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三檔兩優”政策框架的重要舉措,有利于促進服務基層的城市商業銀行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

盡管市場上對于降準已有預期,但是這個速度還是超過了很多人的想象。事實上,國常會召開之后隨之降準,已經有多次案例。2018年6月20日國常會提出定向降準后,隨后的6月24日央行宣布降準。再往前,2017年9月27日,國常會決定“采取減稅、定向降準等手段,激勵金融機構進一步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3天之后,也就是9月30日,央行正式宣布定向降準。

“目前來看,為了配合積極財政政策特別是加大地方專項債發行力度,再次實施降準符合預期。”章俊說。

那么,降準之后,降息還有多遠?

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利率方面,關鍵在于引導實際融資成本下行、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而8月LPR改革不僅釋放出利率并軌提速的信號,還使市場產生了較為強烈的降息預期。

沈建光認為,未來央行通過下調MLF利率引導貸款利率下行的“降息”方式是比較確定的,可以期待近期落地。原因在于,新的LPR形成機制通過LPR與MLF利率掛鉤、增加報價行范圍、增加長期限品種等措施,使報價行的加點行為更具代表性、更加市場化;同時LPR本身作為市場利率,也保持了與政策利率的聯動性,有利于提升貨幣政策的傳導效率、逐步引導實際融資利率下行。

“LPR下行的空間仍需要降息等落地才能打開,這需要通過下調MLF利率助力LPR下行,從而達到降低貸款實際利率,刺激實體經濟發展,擴大國內需求的目的。”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在美聯儲9月降息概率加大、通脹壓力回落后,9月或成為央行跟隨美聯儲降息的合適時點。

“六穩”表述升級

此次會議中將“六穩”放在更加突出位置上,這和此前兩次的中央政治局會議相比,表述“升級”。

事實上,自7月30日的政治局會議重提“六穩”以來,近期高層的政策表態與部署越發頻繁。在王靜文看來,這意味著政策重心重回穩增長。

此次國常會提出,把做好“六穩”工作放在更加突出位置,首先要多措并舉穩就業;其次保持物價總體穩定;第三要切實落實簡政減稅降費措施,優化營商環境,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第四要著眼補短板、惠民生、增后勁,進一步穩投資;第五堅持實施穩健貨幣政策并適時預調微調,加快落實降低實際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政策工具,并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最后要壓實責任,增強做好“六穩”工作的合力,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9月6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兼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上表示,要堅持穩中求進總基調,加大力度做好“六穩”工作,要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保持經濟運行在平穩區間;擴大居民消費和有效投資,促進形成強大國內消費市場;推動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加快改革步伐,優化營商環境。

近日公布的8月制造業PMI指數顯示,今年8月PMI 49.5,較上月繼續回落,加上全球經濟增速放緩等外部因素,我國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在這種背景下,加大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以托底經濟的市場預期愈發強烈。

調結構補短板意味濃厚

在本次國常會“圈定”的六大逆周期調節工具中,專項債無疑是重頭戲之一。

國常會指出,今年限額內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要確保9月底前全部發行完畢,10月底前全部撥付到項目上,督促各地盡快形成實物工作量。而為加快發行使用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會議確定,要根據地方重大項目建設需要,按規定提前下達明年專項債部分新增額度,確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見效,并擴大使用范圍。

王靜文表示,在當前“穩增長”基調下,上述舉措有利于及時補充專項債“彈藥”,結構調整和補短板的意味較濃。

“2019年地方債券發行速度比往年提升,今年上半年地方債券發行的新增債券和再融資債券占比較高,尤其是新增債券,對穩經濟、穩投資、穩基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財政金融中心主任趙全厚告訴《華夏時報》記者。

去年12月底,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決定,授權國務院在2019年以后年度,在當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的60%以內,提前下達下一年度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其中包括一般債務限額和專項債務限額。

由于提前下達,今年專項債落地迅速,截至8月底,各地已組織發行新增地方政府債券28950億元,占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的94%。其中,一般債券8893億元,占全年新增限額的96%;專項債券20057億元,占全年新增限額的93%。

在趙全厚看來,今年下達額度的時間比去年更早,這意味著地方政府可以更早開始準備,方便在明年年初更好使用專項債。

不過,下達不代表發行,具體發債時間,還需要全國人大決定。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今年6月《關于做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及項目配套融資工作的通知》,本次專項債可作重大項目資本金不僅限于高速公路、供電、供氣項目,還涉及農林水利、污水垃圾處理、冷鏈物流,甚至職業教育和托幼、醫療、養老等民生服務領域,擴圍明顯。

按照要求,要將專項債可用作項目資本金范圍明確為符合上述重點投向的重大基礎設施領域。以省為單位,專項債資金用于項目資本金的規模占該省份專項債規模的比例可為20%左右。

允許部分專項債作為資本金,將撬動更多的投資,有助于基建的回暖。“目前來看,年內穩增長的抓手還是基建補短板。隨著近期相關政策出臺和加快落地,預計基建投資增速會企穩回升,四季度會溫和回升至6%左右。”章俊表示。

責任編輯:徐蕓茜 主編:秦嶺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
云南11选5免费软件